视角


我们相信,好的投资人要具备宏观、中观和微观三个维度的认知与思考能力和视角;拥有足够强大的体力、脑力和心力;以及不断提升的数据、算法与算力。

作者:赵万荣 编者按 从轻服务且标准化的图书3C,到轻服务而非标的服装小商品,再到重服务但高度标准化的家电化妆品,消费互联网在一个又一个行业所向披靡,然而到了重服务而非标的家居建材行业,除了少部分的中低端板式家具,这个4.5万亿的大市场电商渗透率依然仅有个位数,线上流量也都主要转化到线下门店成交。对这个传统大行业的升级改造,不仅需要互联网和信息系统打通行业信息流,更需要借力产业链条里的传统玩家,才能提升行业运行效率。源码资本经过分析研判独家呈现第「19」期源码内参。 观点 房地产后市场(下称“房后”)产业互联网的三浪叠加: 房后流量从2C主导往2B主导演变 “一站式采购”带来决策点的减少 装配式对行业链条的全面重塑   一、 当我们聊房后时我们在聊些什么 对于这个大市场,传统玩家主要在装修和家居建材两块: 家居建材 中国的定制家具生产能力已经全球领先,软体家具无论产量还是消费量也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龙头欧派家居、敏华控股也均在2018年携手跨入百亿收入俱乐部;在流通端也有华耐、惠泉等强势的经销巨头;而在零售市场,更有红星美凯龙、居然之家这种大marketplace。 根据红星美凯龙招股书公布的数据,2017年中国家居建材65%的销售还是走直接2C的零售渠道。考虑进入连锁卖场动辄2-3倍的加价率,对比日本等以2B渠道为主的行业生态,这个数万亿市场的流通环节还有巨大的优化空间。 装修环节 相比其他消费品生产制造-流通-履约服务的成熟链条分工,房后领域的装修环节既包含了一部分工厂的生产制造属性,还承担了很多产品的流通和履约服务职能。在中国完成内装工业化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装修环节无疑会是整个房后市场重要的一环,考虑到中国目前依然很低的设计师渗透率,装修作为买房后经历的第一个环节,对于其他家居建材销售,还有部分流量入口价值。 除了装修和家居建材两部分玩家自身的发展和博弈,房源端的属性也会很大程度影响装修和家居建材市场的生态。一线城市二手房/存量为主的市场和三四线及更下沉城市新房主导的市场就有着很大的差异。而随着新房市场精装交付政策的不断落地,原来占市场主流的毛坯房份额也在不断被其他类型房源蚕食;房开商、公寓运营方、二手房中介等诸多玩家,在经过了规模野蛮增长的阶段后,也在借力信息化,把触手不断伸向装修以及家居建材流通,提高单客户ARPU。 源码资本在二手房交易...
作者:王星石 编者按 从2014年成立开始,源码资本就持续在产业互联网赛道投资。五年来,我们与优秀的创业者一起成长,携手运用科技和资本的力量推动产业升级创新。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对产业互联网的认知也在持续迭代。2018年,互联网巨头纷纷加码产业互联网,布局移动互联网下半场,使产业互联网再次成为创业投资的焦点。这里我们借用王国维先生“立、守、得”的“人生三境界”,尝试概括我们观察到的产业互联网创业认知的三重境界,与产业互联网的创业者们交流分享。源码资本经过分析研判独家呈现第「18」期源码内参。 观点 “立”:产业互联网——互联网下半场不能错过的风口。 “守”:创造价值——做正确的事,而不是容易的事。 “得”:产业进化——不可逆的历史洪流。   第一重境界“立”:产业互联网——互联网下半场不能错过的风口 消费互联网飞速发展了20年,把全球36亿人变成互联网用户。“低成本实时服务海量用户”[1]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帮助互联网巨头在很短的时间跻身全球企业前列。流量红利和商业模式创新构成了互联网上半场强大的增长引擎。当流量红利的音乐停止之后,互联网立刻进入残酷的存量之争。任何商业模式的创新,都要面临激烈的竞争,拥有流量和资金优势的巨头们几乎从不缺席。 拥挤的互联网需要新的空间。2018年阿里GMV总额已达4.8万亿人民币,相当于一个欧洲发达国家的GDP。阿里的崛起离不开服装产业肥沃的万亿土壤,今天的阿里也在从服装产业的下游向上游延伸。如果我们沿着这个思路把视线转向实体经济,不难发现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几乎拥有全球各个产业链。其中衣、食、住、行这样的万亿的大产业不胜枚举,细分的千亿、百亿的产业更多。如果能给十万亿的产业经济注入互联网的基因,将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从互联网的角度看,产业互联网的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再从产业的角度看,很多产业发展到了“穷则变、变则通”的临界点。汽车和智能手机是中国有优势的大产业。这两个产业的信息化、成本控制、渠道管理等方面已经跑在绝大部分产业的前面。2018年,中国的汽车销量首次出现负增长;智能手机的出货量已经连续2年负增长。产业经济同样要面对红利结束的挑战,寻找新的增长空间和引擎。 移动互联网下半场也许正是产业经济在全球竞争中弯道超车的大好机会。这是存量产业企业的机会,也是新进入者的机会。消费互联网已经完成了云计算、支付、物流等基础...
2019年5月7日,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受邀参加“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并发表“工业互联网的价值发现和创造”主题演讲。 本届数字峰会主题为“以信息化培育新动能,用新动能推动新发展,以新发展创造新辉煌”,定位为我国信息化发展政策发布平台,电子政务和数字经济发展成果展示平台,数字中国建设理论经验和实践交流平台,汇聚全球力量助推数字中国建设合作平台。 图片来源: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 中国网摄 以下为本次演讲全文: 很高兴今天有这个机会在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交流学习。早上到现在我得到很多启发和振动,从邬贺铨院士和李颖司长高屋建瓴广度深度兼具的观点,到海尔、徐工、浪潮、富士康四家工业互联网领先企业的掌舵人的产业思考和实践。我想站在创业投资机构角度来谈谈对工业互联网创业、创新、投资的一些浅见,希望也能给大家有所启发。工业互联网到底有没有吸引力?她的价值创造怎么去理解、去发现? “倒金字塔”和“三横九纵” 在过去15年我本人一直在信息革命浪潮中从事早中期投资,可以用两张图概括这15年的投资逻辑。第一张图就是这个“倒金字塔”产业透视图,以“摩尔定律”为核心力量源泉,逐层推动整个经济世界不断通过数字化、在线化、智能化等方式进行商业创新和变革,孪生出数字世界。她就像这个数字世界的太阳一样,每天无时不刻地源源不断地贡献巨大能量,形成光合作用、新陈代谢、物种进化、社会化等等。 第二张图就是这个“三横九纵”投资地图,落在金字塔的应用层,“互联网+”、“智能+”、“全球+”这三股力量如何推动2C(消费)、2B(产业)的九大领域进行改造和变革,形成“优化存量,激活增量”的价值。15年的前10年是绝大部分精力在消费互联网,近5年可以说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逐步拉平并重了。说我的经历,主要是有个参考,基本能反映行业的一个变迁,从2C为主到2C与2B并重。我想这也是一个资本准确及时调整的缩影,从此看到的是互联网下半场、新经济下半场乃至整个国民经济新常态,是一个经济体走向成熟、发达的表现。 图一(上):“倒金字塔”产业透视图 图二(下):“三横九纵”投资地图 互联网下半场:从消费到流通再到生产 我把产业互联网粗浅分为流通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我想流通互联网是拉开了产业互联网的序幕。从工业到消费、工业到工业中间的流通环节,我们暂且叫她“流通互联网”,涵盖商流、物流、资金流、数据流的数字化在线化智能...
作者:佘炀杰、 张星辰 编者按 中国服装产业在过去30年经历了高速增长-库存积压-存货出清-重新增长的几个周期,现今,产业各环节迎来新的机会与挑战。源码资本经过分析研判独家呈现第「17」期源码内参。 观点 服装行业存在三大痛点: 1. 用户追求穿着个性化与供应链端规模化生产、反应慢、制造成本高的矛盾 2. 用户追求高性价比的服装与服装品牌加价率高的矛盾 3. 产品更新换代周期短与库存问题严重的矛盾 源码相信服装供应链存在两个趋势: 1. 服装供应链从长生产周期的订货会模式向快反模式转变势在必行 2. 现阶段国内服装品牌加价率过高,供应链存在改革空间   中国拥有着世界上最大的服装生产和消费市场,从需求端来看,中国服装零售内销市场有1.5万亿人民币的市场规模。从供给端来看,中国每年生产近800亿米面料,近300亿件服装,出口近2000亿美金的服装。 中国服装产业在过去30年经历了高速增长-库存积压-存货出清-重新增长的几个周期,也经历了外贸和内需交替驱动的两个阶段,发展愈加成熟。 中国服装产业的发展历史,可以总结为下图: 然而,中国服装行业非常分散且缺少巨头,除了安踏和申洲国际以外还没有百亿美金市值的公司,也很少有国际影响力的品牌和产品。经过我们的研究,服装行业整体供应链条的信息化和数据智能化水平很低,这既是挑战、也是创业者和投资人的机会。 首先,在分析服装行业时我们注意到了以下特点:   一、服装的产业链条和流程 服装的设计、生产和流转过程有许多细碎的分解动作,属于人力密集型产业。服装产业链条比较简单,但很长且参与方非常多,玩家非常分散,SKU/SPU的数量多,且企业大部分是中小企业,广泛分布在全国各地,这些中小企业在产品研发和IT信息化投入都非常有限,导致整个行业的信息化和数据化水平都较低。 产能端过去5年受到去库存、人力成本增加和贸易战的影响,并没有很好的增长。所以,效率提升将是未来竞争的核心。在流通端,因为本身的线下属性和数据的稀疏,也仍处于非常低效的状态。   二、服装行业的痛点 a. 用户追求穿着个性化与供应链端规模化生产、反应慢、制造成本高的矛盾,以往从品牌端自上而下的推式供应链已无法适应消费者的需求,需要变为以消费者为驱动的拉式供应链。 b. 用户追求高性价比的服装与服装品牌加价率高的矛盾 不同品牌的服装加价率如下图: c...
4月8日消息,源码资本宣布完成5.7亿美元的新一期基金募集,覆盖早中期新经济投资。截至目前,源码资本管理资金规模达到15亿美金,35亿人民币 。过去五年,源码资本累积管理六支基金(三支美元基金和三支人民币基金),均创造同年份最高水平IRR和DPI,十多家源码成员企业成长为独角兽乃至超级独角兽企业。
全球投资领域“奥斯卡”——2019福布斯全球最佳创投人榜(2019 Midas List)于美国时间4月2日揭晓,继2018年首次上榜Midas List,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再度获评这一全球创投界奥斯卡奖项。 福布斯全球最佳创投人榜“迈达斯”榜单(The Midas List)的名字来源于古希腊迈达斯王能够点石成金的神话,又被称为“金手指”榜单,是“最具慧眼、能够赚取超额回报”的风险投资人的代名词。 2018年共有包括曹毅在内,17位中国背景投资人上榜;2019 Midas List中国背景投资人达到21位,体现了中国的投资人在全球创投领域认可度提升,进一步表明中国新经济创业公司的影响力正在日益扩大。 除了连续两年上榜《福布斯》The Midas List,曹毅还被评为2019 CB Insights“全球风险投资家TOP 100”、2018《财富》(中文版)“中国最具影响力的30位投资人”、新浪“2017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TOP25”、《财富》(中文版)2016年“中国40位40岁以下商界精英”、《创业邦》“2016中国年度天使投资人”等。 2C与2B并重的投资组合 曹毅拥有15年丰富的投资管理及产业创新经验,他带领源码团队基于“三横九纵”的投资地图,发现并持续助力信息革命各领域的坚韧敢为创业者推动商业变革。 在过去五年源码资本投资了在“互联网+”、“智能+”、“全球+”三大力量主线驱动下的近150家企业,涵盖了媒体内容、消费服务、产业企业、金融、零售、车与房、教育医疗等大类行业。 除了字节跳动、美团点评、贝壳(链家)、自如、趣店、Relx、车和家、百果园等众多熟知消费互联网(2C)投资案例,自2014年源码资本先后投资了如百布、运去哪、易久批、壹米滴答、小药药、易点租、众能联合等优秀的产业互联网(2B)企业,从早期开始一路多轮投资支持他们发展。 耐心做投后价值创造 经过五年发展,源码在投资、投后、平台三个模块已组建近60人团队。过去两年尤其重视在投后能力的建设,仅在2018年全年就完成了426个投后动作,形成了人力资本、政策研究、“码脑”、品牌公关、融资顾问等不同细分领域的特色产品和服务,及时为创业者提供帮忙。 例如在2018年源码孵化了专注在创业者认知升级的产品“码脑”,每月一期的“码脑”将几十位CEO聚集在一起共同提升数据、算法、算力,曹毅把这叫做“联...
1 2 3 12
分类阅读